当前位置:主页 > 建筑设计招聘 >

中南建筑设计院与法国达索系统成立创新中心 助

更新时间: 2021-09-26

  湖北日报讯 (记者刘天纵、通讯员宁叶子、实习生李名)7月12日,由中南建筑设计院股份有限公司与法国达索系统公司共同创建的“中南建筑设计院—达索系统赋能创新中心”在武汉揭牌成立,双方将共同构建“数字基建”解决方案,助力武汉“设计之都”做大做强。

  达索系统是法国达索集团子公司,被《财富》杂志评为全球未来公司50强企业。“3D体验”产品设计平台是达索系统的核心产品,该平台能对真实世界进行数字孪生,并为公司组织中的每个领域(如工程、市场和销售)提供软件解决方案。目前,达索系统已为140多个国家超过29万个不同行业、不同规模的客户提供服务。

  中南建筑设计院是中国最早成立的六大综合性建筑设计院之一,入列“全国勘察设计行业百强企业”和“当代中国建筑设计百家名院”。中南建筑设计院与达索系统的合作始于2016年,双方持续推进达索系统解决方案在城市建筑等领域的研发与应用。

  2020年疫情期间,中南建筑设计院在武汉雷神山医院项目中应用了达索系统捐赠的解决方案产品“XFLOW”,对雷神山医院的气流组织和污染物扩散进行了模拟分析和优化,为“两山”医院和方舱医院建设提供了宝贵技术支撑。

  “这是两个业内领军企业强强联合的成果,中法双方将在城市建筑与地域开发细分领域进一步携手深耕。”达索系统大中华区总裁张鹰说,上述创新中心成立后,达索系统将支持中南建筑设计院全面利用“3D EXPERIENCE”平台进行技术创新和研发,推进建筑生命周期数字化管理应用。

  中南建筑设计院董事长李霆表示,该院将充分发挥双方资源优势,利用“创新中心”打造产学研用创新体系,打通策划、方案、初步设计、施工图设计、项目管理、运维管理所有环节,促进建筑行业的数字化转型。

  项目越来越复杂,还要面临激烈竞争;企业越做越大,但利润越来越薄……面对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传统勘察设计企业何去何从?

  “科技”是生存基因,“创新”是发展之源。7月12日,在“中南建筑设计院—达索系统赋能创新中心”揭牌仪式后,达索系统·工程行业咨询经理张颖分享了达索在基础设施行业数字化转型领域的思考与实践。

  小小玻璃能做出多少文章?在安徽蚌埠的中国建材凯盛集团智能玻璃生产工厂,车间内量产的是“电变光”玻璃——中国首条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8.5代TFT-LCD超薄浮法玻璃基板生产线。

  工厂房顶上运行的是“光变电”玻璃——世界单体规模最大薄膜光伏建筑一体化应用示范项目,拥有世界上最高光电转化率的铜铟镓硒发电玻璃。

  其实,凯盛集团是以玻璃工厂设计起家的,目前该集团占有全球玻璃工厂设计业务的一半以上。

  张颖介绍,近年来,凯盛集团通过与达索系统合作打造数字化设计管理平台,将玻璃工厂工程设计和承包等传统业务进行“数字孪生”,实现该集团分布在全球的总图、窑炉、热力等14个专业从“串行设计”到“并行设计”,节省了30%的设计周期。

  同时,凯盛集团并不满足于“只赚几个设计费”,逐步将业务拓展到窑炉、锡槽等玻璃产线核心设备制造,使玻璃工厂设计企业变成玻璃装备制造企业、玻璃新材料研发企业。

  张颖表示,在达索系统的支持下,凯盛集团已开发出玻璃材料虚拟仿真设计平台,通过三维结构模型,研发高性能玻璃材料的配方,让玻璃工厂设计企业成为玻璃产业链上的“链长”。

  他用QQ接收一名设计师的图纸文件,由于设计图不断改版,对方的图纸文件名也不断更新,“最终版”“最终不改版”“最终打死也不改版”……

  为解决工程设计行业的痛点,达索系统“3D体验”产品设计平台(3D EXPERIENCE)应运而生,一个基于公有云或私有云的全生命周期业务应用与管理平台,让用户在一个统一的数据环境下,高效地开展生产管理工作。

  达索系统将工业设备建模、地形地质建模、材料科学建模、大数据分析、数字化工厂管理等各类设计工具融合进一个平台,避免了过去设计师把图纸存在自己电脑里的“数据孤岛”“信息流失”等问题,让所有业务共用同一套数据源,进行设计创新、研发分析、项目管理,让所有人基于同一个数据源进行协作。

  如一家大型水利工程设计院自2008年引入达索系统后,要求全院45岁以下员工必须具备BIM(建筑信息模型)设计能力。该院通过编制三维协同设计“结构树”,让全年3000余个进行中的项目的设计、施工、收款等进度一目了然,每个项目、每项工作都能找到“责任人”。

  “打造数字城市、智慧城市,高楼大厦、立体交通只是表象,地下管网的数字化才是核心。”张颖认为,目前一些地方地下管网只有纸质图档数据,这不利于今后城市更新与智慧改造。

  目前,我国城市地下管线主要包括城市区域范围内的给水、排水、燃气、热力、工业等各种管道和电力、通讯电缆以及综合管廊等,种类较多且分属于不同管理部门,各部门仅对于自身权属范围内管线和业务有所掌握,大部分城市没有专门地下管线管理机构,各部门各自为政,缺乏统一管理平台,相互间信息不流通,很难进行系统分析。

  部分城市即使开展了地下管线数字化管理工作,也多是针对某几类管线,并不全面,而且存在数据更新管理困难等问题。

  张颖建议,各地政府部门打造智慧城市的过程中,应坚持集约、共享、开放的建设理念,推进信息共享和数据开放,将建筑设计行业的“数字孪生”技术应用到城市管理,解决好城市管网信息化建设滞后问题。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